發布時間:2020/05/14作者:admin

最有希望戰勝冠狀病毒的策略是什么?

在一項前所未有的努力中,全世界成千上萬的研究人員和臨床醫生都在與時間賽跑,以開發針對COVID-19的治療方法、疫苗和更好的診斷測試。COVID-19是由SARS-CoV-2病毒引起的疾病。


關于COVID-19已經有超過1,650篇文章被列在谷歌Scholar等數據庫中,每天還會增加幾十篇。注冊網站ClinicalTrials.gov列出了超過460個正在進行的COVID-19臨床試驗,盡管大多數仍處于早期階段。鑒于這些研究中實驗方法的多樣性,對可能的臨床策略進行系統的回顧是及時且有用的。

在一項發表在Frontiers in Microbiology上的針對研究人員和非專業人士的新研究中,來自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的專家綜述了針對危險冠狀病毒的可能的治療策略。包括引起COVID-19的SARS-CoV-2、引起SARS的SARS-CoV、引起MERS的MERS-CoV以及其他未知的可能在未來出現的新型冠狀病毒。


他們提出,最有希望取得快速進展的方法是選擇抗病毒藥物,如瑞德西韋和基因治療。
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流行病學、微生物學和免疫學特聘教授Ralph Baric 博士說道:"冠狀病毒對人類健康和全球經濟構成了真正的威脅。我們必須首先考慮新對策來控制SARS-Cov-2大流行病毒以及在未來可能出現的大量高威脅人畜共患病毒。"
"為了幫助集中全球力量尋找治療方法,我們在這里的目標是提供一個全面的資源,包括迄今為止針對SARS和中東呼吸綜合征疫苗的所有臨床前和臨床試驗的結果,以可能針對SARS- Cov-2和相關冠狀病毒的治療策略。"

作者們一個接一個地討論了對抗冠狀病毒的可能策略。


首先,最有效的是疫苗。在目前的情況下,最成功的可能是攜帶受體結合域(病毒的S蛋白),使其與宿主細胞結合并融合。除了傳統的減毒活疫苗、滅活疫苗和亞單位疫苗外,還應考慮現代類型的疫苗,如基于DNA/RNA的疫苗和納米顆?;虿《?a class="channel_keylink"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word-wrap: break-word; text-decoration-line: none; color: rgb(102, 102, 102); outline: none;">載體遞送的疫苗。

由于S-蛋白的氨基酸序列在冠狀病毒中非常不同(例如,SARS-Cov和SARS-Cov-2之間有76-78%的相似性),針對一種毒株的疫苗通常不會對另一種毒株起作用。


但是,由于新疫苗的開發和測試需要一到幾年的時間,在此期間,其他方法是必不可少的。
第二種最有可能有效的是廣譜抗病毒藥物,如核苷類似物,它模仿病毒RNA基因組中的堿基,錯誤地整合到新生的RNA鏈中,從而延緩復制過程。
但是由于冠狀病毒有一種所謂的"校對"酶,可以切斷這種不匹配的RNA,所以大多數核苷類似物都不能很好地工作。但是β-D-N4-羥基胞嘧啶核苷和瑞德西韋似乎是例外作者認為這是最可能有效的藥物。
第三,恢復期患者的血漿中具有的低水平的病毒抗體;或者最好(但發展較慢),單克隆抗體,通過生物技術分離和批量生產。這種"被動免疫"可以給予短期免疫。

作者討論了一系列的選擇,從融合抑制劑到人類蛋白酶抑制劑,再到免疫調節劑,如皮質類固醇激素等。

最后,在作者看來,在疫苗生產出來之前,最具吸引力的替代方法是通過腺相關病毒(AAV)進行基因治療。這需要將抗體、免疫粘附素、抗病毒肽和免疫調節劑快速、有針對性地輸送到上呼吸道,以提供短期保護。因為這里細胞的快速周轉,毒性的風險是最小的。他們估計這些工具可以在一個月內開發、調整和測試。


該研究作者Long Ping Victor Tse博士說"基于AAV的被動免疫可以作為一種快速的替代方法。它很簡單,只包含兩種成分,病毒載體和抗體。多個AAV載體已在人身上被證明是安全和有效的。"


"從理論上講,一次劑量可以在一周內產生保護反應,并持續一年以上。目前較高的價格在治療傳染病時可以降低,因為傳染病市場較大。使用AAV治療SARS-CoV-2可能為時不晚,但對未來的疫情爆發來說,肯定不晚。"(生物谷Bio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