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布時間:2020/04/28作者:admin

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COVID-19最新研究進展

自2019年12月8日以來,中國湖北省武漢市報告了幾例病因不明的肺炎。大多數患者在當地的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工作或附近居住。在這種肺炎的早期階段,嚴重的急性呼吸道感染癥狀出現了,一些患者迅速發展為急性呼吸窘迫綜合征(acute respiratory distress syndrome, ARDS)、急性呼吸衰竭和其他的嚴重并發癥。2020年1月7日,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hina CDC)從患者的咽拭子樣本中鑒定出一種新型冠狀病毒,最初被世界衛生組織(WHO)命名為2019-nCoV。大多數2019-nCoV肺炎患者的癥狀較輕,預后良好。到目前為止,一些患者已經出現嚴重的肺炎,肺水腫,ARDS或多器官功能衰竭和死亡。

2020年2月11日,世衛組織將這種疾病病重命名為2019年冠狀病毒?。–OVID-19)。同一天,負責分類和命名病毒的的國際病毒分類學委員會的冠狀病毒研究小組在bioRxiv上發表了一篇文章,指出該研究小組已經決定,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是導致2002-2003年爆發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SARS)冠狀病毒(SARS-CoV)的變種。因此,將這種新病原體重新命名為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2號(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或SARS-CoV-2。值得注意的一點是,盡管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冠狀病毒研究小組將病毒命名為SARS-CoV-2,但該研究小組主席John Ziebuhr認為這個名字(SARS-CoV-2)和SARS(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也稱非典型肺炎)沒有關聯。不過,這種病毒的重新命名引起了不少爭議。據《科學》網站報道,世界衛生組織不滿意SARS-CoV-2這個名字,而且不打算采用此名稱。

冠狀病毒可引起多種動物的多系統感染。在此之前已有6種冠狀病毒可以感染人類,它們主要引起人類的呼吸道感染:兩種高度致命性的冠狀病毒,即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征(SARS)冠狀病毒(SARS-CoV)和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冠狀病毒(MERS-CoV);4種可導致溫和的上呼吸道疾病的冠狀病毒,即HCoV-OC43、HCoV-229E、HCoV-NL63和HCoV-HKU1。

基于此次疫情給中國和全世界帶來嚴重的危害,小編針對近期2019-nCoV/COVID-19研究取得的進展進行一番梳理,以饗讀者。

1.新發現!科學家鑒別出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免疫反應的潛在靶點!
doi:10.1016/j.chom.2020.03.002


近日,一項刊登在國際雜志Cell Host & Microbe上的研究報告中,來自美國La Jolla免疫研究所等機構的科學家們就通過研究首次分析了針對新型冠狀病毒的機體有效免疫反應的潛在靶點,如今研究人員能利用已知的冠狀病毒的數據來預測SARS-CoV-2的哪些部位能夠激活宿主的免疫系統反應。

研究者Alba Grifoni博士說道,SARS-CoV-2與SARS-CoV的親緣關系最為密切;這項研究中,我們對基于來自研究所免疫表位數據庫(IEDB)的可用數據進行分析,繪制了SARS-CoV已知的抗原表位并將相應的區域映射到了SARS-CoV-2上。IEDB含有來自3600種不同物種和病毒病原體資源庫中的60萬個已知的表位。

圖片來源:Grifoni et al./Cell Host & Microbe。


研究者表示,他們能將10個B細胞表位映射到新型冠狀病毒上,由于SARS-CoV-2與SARS-CoV具有高度的序列相似性,因此在SARS-CoV中具有免疫優勢的相同區域也很有可能在SARS-CoV-2中也有優勢。這些區域中有5個區域是在刺突糖蛋白中發現的,刺突糖蛋白能形成病毒的“冠狀”結構,其中2個區域存在于膜蛋白中,膜蛋白能嵌入到包裹病毒基因組的保護性蛋白外殼的膜中,另外3個區域位于構成外殼的核蛋白中。

在相同的分析中,研究者還發現,T細胞的表位也多與突觸糖蛋白和核蛋白有關,在一種完全不同的方法中,研究人員利用表位預測算法來預測線性B細胞的表位,來自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的研究人員最近研究確定了突觸糖蛋白的三維結構,這就能能夠幫助本文研究人員在預測表位時將蛋白質的空間結構考慮進去,同時這種方法也證實了他們之前所預測的兩個可能的表位區域。

為了證實基于SARS-CoV同源性所鑒定出的SARS-CoV-2 T細胞表位,研究人員比較了不同的抗原表位,利用相同的方法,研究者驗證了根據與SARS-CoV序列相似性所確定的17個SARS-CoV-2 T細胞表位中的12個;最后研究者Sette說道,實際上我們發現,很多B細胞和T細胞表位在SARS-CoV-2和SARS-CoV之間具有高度保守性,這或許就為開發新型疫苗奠定了基礎,靶向作用這些區域的疫苗策略或許能夠幫助機體產生特殊的免疫力,不僅能提供交叉感染的保護能力,還能有效抵御病毒未來的進化。 

2.JAMA:有缺陷的新型冠狀病毒測試策略促進這種病毒在美國傳播
doi:10.1001/jama.2020.3864


衛生專家說,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檢測試劑盒有缺陷,再加上最初針對的人太少的診斷策略,使得這種病毒的傳播超出了美國當局的檢測能力。

來自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和斯坦福大學的流行病學家在JAMA期刊上撰寫的一篇標題為“Diagnostic Testing for the Novel Coronavirus”的文章中指出,這些失敗導致這種病毒在美國全國各地的社區中扎根。

按照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一名追蹤者的說法,在美國已經發現了800多例病例和28例死亡(按照世界衛生組織在3月24日東一區時間18:00公布的最新統計結果:相應數字分別已攀升為42164和471)。根據美國疾控中心(CDC)的數據,截至周日(3月8日),已有1707名美國人接受了測試。這篇文章指出,與美國在同一天宣布了首例病例的韓國已對超過189000人進行了測試。

這篇文章的作者們寫道,最初批準的唯一一種測試方法是CDC開發的。它采用了的技術與世界衛生組織(WHO)授權且已在全球范圍內部署的相同,唯一的差別在于CDC開發的測試試劑盒存在的一種缺陷意味著它給出不確定的結果。

3.全文編譯!中山大學發表Gastroenterology論文,證實冠狀病毒SARS-CoV-2可感染胃腸道
doi:10.1053/j.gastro.2020.02.055


在一項新的研究中,為了進一步研究糞便中SARS-CoV-2 RNA的臨床意義,來自中國中山大學的研究人員研究了來自73例住院的SARS-CoV-2感染者的糞便中的病毒RNA。他們還在其中的一例患者的胃腸道組織中研究了病毒RNA和病毒核衣殼蛋白。相關研究結果近期發表在Gastroenterology期刊上,論文標題為“Evidence for gastrointestinal infection of SARS-CoV-2”。

在這篇論文中,這些研究人員為SARS-CoV-2的胃腸道感染及其潛在的糞-口傳播途徑提供了證據。鑒于病毒從感染的細胞傳播到未感染的細胞,因此病毒特異性的靶細胞或器官是病毒傳播途徑的決定因素。受體介導的病毒進入宿主細胞是病毒感染的第一步。他們的免疫熒光數據表明,已被證明是SARS-CoV-2的細胞進入受體的ACE2蛋白在胃部、十二指腸和直腸上皮的腺細胞中大量表達,從而促進SARS-CoV-2進入宿主細胞。ACE2染色很少在食管粘膜中觀察到,這很可能是因為食管上皮主要由鱗狀上皮細胞組成,這些細胞表達的ACE2要比腺上皮細胞少。

他們的SARS-CoV-2 RNA檢測結果和胃部、十二指腸和直腸上皮中病毒核衣殼蛋白的細胞內染色結果表明SARS-CoV-2感染了這些胃腸道腺上皮細胞。盡管在食管粘膜組織中也檢測到病毒RNA,但是在食管粘膜中未觀察到病毒核衣殼蛋白染色,這表明食管粘膜中的病毒感染率較低。

在病毒進入后,病毒特異性的RNA和蛋白在細胞質中合成以組裝新的病毒顆粒,所組裝的病毒顆??杀会尫诺轿改c道中。糞便中病毒RNA的連續陽性檢測表明傳染性病毒顆粒是從病毒感染的胃腸道細胞中分泌出的。近期,這些研究人員和其他人從糞便中分離出了傳染性SARS-CoV-2,從而證實了傳染性病毒顆粒向胃腸道的釋放。因此,糞-口傳播可能是病毒傳播的另一條途徑。應當考慮阻止糞便傳播以控制這種病毒的傳播。 

4.全文編譯!上海交通大學發表Gastroenterology論文探究冠狀病毒SARS-CoV-2引起的胃腸道癥狀和潛在糞口傳播
doi:10.1053/j.gastro.2020.02.054


當前的研究已表明COVID-19的呼吸道癥狀,比如發燒,干咳,甚至呼吸困難,是最常見的臨床表現,類似于2003年的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SARS)和2012年的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這明確地表明液滴傳播和接觸傳播的存在。然而,在不同的研究人群中,諸如腹瀉、惡心、嘔吐和腹部不適等較不常見的癥狀的發生率存在顯著差異,早期輕度的癥狀發作常伴有典型的呼吸道癥狀。來自先前SARS研究的大量證據已表明SARS冠狀病毒(SARS-CoV)的胃腸道(腸道)嗜性可通過在患者(甚至出院的患者)的組織活檢樣本和糞便中檢測到這種病毒的存在來加以證實,這可能也部分解釋了病毒持續脫落的人體中的胃腸道癥狀、潛在復發和SARS傳播。

圖1.胃腸道組織的免疫熒光染色圖片。圖片來自Gastroenterology, 2020, doi:10.1053/j.gastro.2020.02.055。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國確診的首例2019-nCoV感染病例報告入院時有2天的惡心和嘔吐史,然后在醫院第2天出現排便不暢。便溏和兩個呼吸道樣本的病毒核酸測試隨后均呈陽性。此外,2019-nCoV序列也可在大多數感染患者的自收集唾液中檢測到,即便在鼻咽吸出物中未檢測到,也是如此,而唾液樣本系列監測顯示住院后唾液病毒載量下降??紤]到肺外檢測到病毒RNA并不意味著存在傳染性病毒,進一步的陽性病毒培養物才能表明唾液腺感染的可能性和潛在的傳播。最近,來自中國的兩個獨立實驗室宣布已從患者糞便中成功分離出活的2019-nCoV。 

綜上所述,越來越多的臨床證據表明當人們與受感染的野生動物或患者以及無癥狀攜帶者或早期有輕度腸道癥狀的患者接觸時,除呼吸系統之外的消化系統可能會成為另一種感染途徑,而這一點在先前的研究中肯定被忽視或低估了。接下來,臨床醫生在及時發現有初始的胃腸道癥狀的患者時應當保持謹慎小心,并探討在病毒轉化發生延遲的情形下的感染持續時間。

5.全文編譯!香港大學發表Nature Medicine論文指出出現一種威脅人類健康的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
doi:10.1038/s41591-020-0796-5


2019年12月下旬,中國武漢報道了一群病因不明的“非典型肺炎”患者。一種新型人類冠狀病毒(如今暫時稱為“SARS-CoV-2”),被確定為導致這種疾?。ㄈ缃衩麨椤癈OVID-19”)的原因。

人們越來越認識到,冠狀病毒可以引起重大的新興病毒性疾病威脅,最近的兩個例子就是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SARS)和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并且在過去的數百年中,兩種在人類中流行的冠狀病毒(229E和OC43)來自動物。冠狀病毒SARS-CoV-2疫情始于2019年12月。世界衛生組織于2020年1月30日宣布這次疫情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已報道的COVID-19病例和死亡人數已超過SARS或MERS病例和死亡人數。在一項新的研究中,中國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公共衛生學院的Leo L. M. Poon和Malik Peiris重點介紹與這一全球流行病有關的一些近期重要發現。相關研究結果發表在Nature Medicine期刊上,論文標題為“Emergence of a novel human coronavirus threatening human health”。

SARS-CoV-2可以很容易地從臨床標本中培養出來,而且病毒分離株如今可以在中國大陸和其他地方獲得。SARS-CoV-2在遺傳上與Sarbecovirus亞屬中的其他冠狀病毒相類似,后者是由導致SARS的冠狀病毒SARS-CoV和在在蝙蝠中發現的其他SARS-CoV樣冠狀病毒組成的一個β冠狀病毒進化枝。冠狀病毒之間的重組是常見的,SARS-CoV被認為是蝙蝠Sarbecovirus之間的重組體。有趣的是,SARS-CoV-2的整個基因組與2013年檢測到的一種蝙蝠冠狀病毒的基因組高度相似(>96%的序列一致性),這表明SARS-CoV-2的直接祖先已在蝙蝠中傳播了至少幾年。

6.NEJM:臨床試驗表明HIV藥物洛匹那韋-利托那韋不能有效治療COVID-19
doi:10.1056/NEJMoa2001282


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導致2019年冠狀病毒?。–OVID-19),如今正在全球肆虐。在一項新的研究中,中國研究人員發現有效治療HIV感染者的藥物對COVID-19無效。相關研究結果于2020年3月18日發表在NEJM期刊上,論文標題為“A Trial of Lopinavir–Ritonavir in Adults Hospitalized with Severe Covid-19”。在這篇論文中,他們描述了他們在中國武漢在COVID-19患者中開展的一項臨床試驗以及他們從中獲得的發現。美國布萊根婦女醫院的Lindsey Baden和Eric Rubin在同期NEJM期刊上發表了一篇標題為“Covid-19—The Search for Effective Therapy”的社論文章,討論了這項在中國開展的臨床研究。

最近,醫學界注意到SARS-CoV-2和HIV都需要一種稱為蛋白酶的酶才能具有傳染性。先前的研究已發現蛋白酶抑制劑洛匹那韋(lopinavir)和利托那韋(ritonavir)對治療HIV感染者有效,這使得許多人猜測它們是否也可能有效地抵抗SARS-CoV-2。為了確定這種情形是否可能發生,這些研究人員在中國武漢開啟了一項臨床試驗。

這項臨床試驗將199例晚期COVID-19患者分為兩組,其中的一組接受標準治療(包括補充氧氣),另一組接受標準治療并給予洛匹那韋和利托那韋。最終,共有94例患者給予了這兩種蛋白酶抑制劑。不幸的是,這些研究人員發現使用這兩種藥物沒有益處。那些給予這兩種藥物的患者的表現并不好于那些沒有給予它們的患者。

不過,這項臨床試驗存在一些局限。首先,所有患者均處于疾病晚期,這使得任何治療都不太可能幫助他們。其次,這項臨床試驗規模很小。

7.CGH:胃腸病學家和慢性消化疾病患者需要了解關于COVID-19的重要信息
doi:10.1016/j.cgh.2020.03.020


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導致2019年冠狀病毒?。–OVID-19),如今正在全球肆虐。在一項新的研究中,來自美國西奈山伊坎醫學院的研究人員概述了胃腸病學家和患有慢性消化疾病的患者需要了解關于SARS-CoV-2/COVID-19的關鍵信息。相關研究結果發表在Clinical Gastroenterology and Hepatology期刊上,論文標題為“What Should Gastroenterologists and Patients Know About COVID-19?”。 

對于可能服用免疫抑制藥物的炎癥性腸?。↖BD)患者而言,冠狀病毒尤其令人擔憂。這篇論文提供了明確的指導:服用免疫抑制藥物治療炎癥性腸病的患者應繼續服用藥物。疾病復發的風險遠遠超過了感染冠狀病毒的幾率。這些患者還應遵循美國疾病控制中心(CDC)針對高危人群制定的指南方針:避免人群擁擠,限制出行。

論文通訊作者、西奈山伊坎醫學院的Ryan Ungaro博士說,“這是一個快速發展的領域,每天都有新的信息出現。盡管COVID-19是全球關注的重大公共衛生問題,但重要的是要正確了解它的風險,并及時了解最新的研究和建議,以便為我們的患者提供最準確的建議?!?/span>

8.AJG:我國科學家發現將近一半的COVID-19患者出現了消化道癥狀
doi:10.14309/ajg.0000000000000620


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導致2019年冠狀病毒?。–OVID-19),如今正在全球肆虐。在一項新的研究中,中國武漢COVID-19醫療救治專家組(Wuhan Medical Treatment Expert Group for COVID-19)揭示了包括腹瀉在內的消化道癥狀在COVID-19患者中較為常見。相關研究結果發表在American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期刊上,論文標題為“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COVID-19 patients with digestive symptoms in Hubei, China: a descriptive, cross-sectional, multicenter study”。

圖片來自American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 2020, doi:10.14309/ajg.0000000000000620。


在中國湖北省進行的這項研究中,將近一半的COVID-19患者出現了消化道癥狀,比如腹瀉和厭食,并聲稱這是他們的主要癥狀。

這項研究還顯示與僅出現呼吸道癥狀的COVID-19患者相比,具有消化道癥狀的COVID-19患者在癥狀發作和入院之間具有更長的時間間隔,并且與沒有消化道癥狀的COVID-19患者相比,他們被治愈和出院的可能性更低。

9.AJR:我國科學家發現胸部CT對COVID-19診斷可靠,但不能有效區分病毒
doi:10.2214/AJR.20.22954


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導致2019年冠狀病毒?。–OVID-19),如今正在全球肆虐。在一項新的研究中,來自中國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同濟醫院放射科的Liming Xia和Yan Li作出結論:胸部CT對COVID-19的誤診率很低(3.9%,2/51),并且有助于標準化影像特征和轉換規則,以進行快速診斷;但是胸部CT在識別特定病毒和區分病毒方面仍然存在限制。相關研究結果近期發表在American Journal of Roentgenology期刊上,論文標題為“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Role of Chest CT in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這兩名研究人員研究了通過核酸檢測確認的首批51例COVID-19患者(23例女性和28例男性;年齡范圍26~83歲)和2例腺病毒感染者(1例女性和1例男性;年齡分別為58和66歲)。截至2月9日,在他們的53名患者的回顧性隊列中,共進行了99次胸部CT檢查。根據Li和Xia的說法,將初始胸部CT研究的圖像報告與實驗室測試結果進行比較,以鑒定提示病毒感染的模式,“在2例患有基礎疾病和COVID-19的患者中,COVID-19在初始胸部CT研究中被誤診為常見性的感染”。

Li和Xia補充說,“對于放射科醫生來說,認識到COVID-19病例的胸部CT檢查結果與由不同病毒科的病毒(例如腺病毒)引起的疾病的胸部CT檢查結果存在重疊,而與來自相同病毒科的不同病毒(比如SARS-CoV和MERS-CoV)的胸部CT檢查結果具有不同之處和相似之處,這是很有價值的?!?/span>

10.Nat Med:研究證實SARS-CoV-2屬自然進化,不可能是人為制造!
doi:10.1038/s41591-020-0820-9


根據今天發表在《Nature Medicine》雜志上的研究結果,去年年底出現的新型SARS-CoV-2冠狀病毒是自然進化的產物,自出現以來,它已經導致了大規模的COVID-19流行病,并蔓延到70多個其他國家。

對來自SARS-CoV-2和相關病毒的公共基因組序列數據的分析發現,沒有證據表明該病毒是在實驗室制造或以其他方式設計的。

"通過比較已知冠狀病毒株的基因組序列數據,我們可以確定SARS-CoV-2起源于自然過程,"斯克里普斯研究所免疫學和微生物學副教授、這篇論文的通訊作者Kristian Andersen博士說道。

除了Andersen,這篇題為"The proximal origin of SARS-CoV-2"的論文的作者還包括杜蘭大學的Robert F. Garry,悉尼大學的Edward Holmes,愛丁堡大學的Andrew Rambaut和哥倫比亞大學的W. Ian Lipkin。 

11.NEJM: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在氣溶膠中和物體表面上保持穩定性長達數小時或數天
doi:10.1056/NEJMc2004973


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導致2019年冠狀病毒?。–OVID-19),如今正在全球肆虐。在一項新的研究中,來自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和普林斯頓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SARS-CoV-2可在氣溶膠中和物體表面上保持穩定數小時至數天的時間。他們發現在氣溶膠中長達3小時內可檢測到SARS-CoV-2,在銅表面上長達4小時內可檢測到SARS-CoV-2,在紙板表面上長達24小時內可檢測到SARS-CoV-2,在塑料和不銹鋼表面上長達2至3天的時間內可檢測到SARS-CoV-2。這些結果提供了有關SARS-CoV-2穩定性的關鍵信息,并提示著人們可以通過空氣和接觸被污染的物體而感染這種病毒。相關研究結果于2020年3月17日發表在NEJM期刊上,論文標題為“Aerosol and Surface Stability of SARS-CoV-2 as Compared with SARS-CoV-1”。

這些研究人員比較了環境如何影響SARS-CoV-2和導致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SARS)的SARS-CoV-1。2002-2003年期間,SARS-CoV-1在中國肆虐,感染了8000多人。通過采取深入的接觸者追蹤和病例隔離措施,SARS-CoV-1被根除了,自2004年以來,沒有報道過SARS-CoV-1感染病例。SARS-CoV-1是與SARS-CoV-2親緣關系最密切的人類冠狀病毒。在這項有關穩定性的研究中,這兩種冠狀病毒的行為相似,但不幸的是,這未能解釋為何COVID-19已爆發為更大的流行病。

這些研究人員強調了他們研究中的其他觀察結果:(1)如果這兩種冠狀病毒的生存能力相似,那么為何SARS-CoV-2導致更多的病例?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感染了SARS-CoV-2的人可能在沒有意識到癥狀之前就開始傳播這種病毒。這將使得有效抵抗SARS-CoV-1的疾病控制措施對SARS-CoV-2不那么有效;(2)與SARS-CoV-1相比,SARS-CoV-2病毒傳播的大多數繼發病例似乎發生在社區環境中,而不是醫療機構中。但是,醫療機構也容易受到SARS-CoV-2的引入和傳播的影響,而SARS-CoV-2在氣溶膠中和物體表面上的穩定性可能有助于這種病毒在醫療機構中的傳播。

12.中美科學家Science:無癥狀患者的傳播是導致SARS-CoV-2擴散的主要原因
doi:10.1126/science.abb3221


在一項新的研究中,研究人員在3月16日出版的《Science》雜志上總結稱,在中國實施旅行限制之前的1月份,約86%的COVID-19病例病情較輕,但在持續兩周的疫情加劇期間未被發現。

圖片來源:https://cn.bing.com。


高級研究員Jeffrey Shaman說,這些未被記錄在案的感染病例"中的每個人的傳染性大約只有有記錄病例的一半,而后者有更嚴重的癥狀,可能會脫落更多的病毒?!?/span>

然而,Shaman說:"因為存在更多的這些沒有記錄在案的病例,正是這些沒有記錄在案的感染推動了疫情的蔓延和擴大。"

因此,研究人員說,繼續和擴大對各國封鎖是正確的行動,以盡可能地限制COVID-19的流行。

13.bioRxiv:中國科學家證實SARS-CoV-2可能不會出現二次感染
doi:10.1101/2020.03.13.990226


由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SARS-CoV-2)引起的2019年冠狀病毒病(COVID-19)于去年爆發,并全球蔓延。最近據報道,中國和其他地方的出院病人在康復后檢測呈陽性。然而,尚不清楚正在康復的患者是否有"復發"或"再次感染"的風險。為了解開這個問題,來自中國醫學科學院醫學動物實驗研究所的秦川課題組與首都醫科大學研究人員合作,在bioRxiv預印本平臺上發表了未經同行評審研究論文,發現感染過SARS-CoV-2的恒河猴不會出現再次感染的情況。

該研究對感染SARS-CoV-2的猴子在癥狀消失后再次暴露的情況進行了縱向追蹤。研究人員發現,在初次感染后低7天,有一些猴子的體重下降,主要在鼻子,咽部,肺和腸道,以及中度間質性肺炎檢測到病毒復制。

在癥狀緩解以及特異性抗體檢測呈陽性后,一半受感染的猴子再次接受相同劑量的SARS-CoV-2毒株的感染。研究人員發現,康復后再次感染的恒河猴二次感染后低5天,無論是鼻咽拭子、肛門拭子還是初次感染出現病毒復制的器官的檢測,都沒有發現病毒的增殖和復制。研究人員結合病毒學、放射學和病理學的隨訪結果發現,再次暴露的猴子沒有感染上SARS-CoV-2,也沒有出現COVID-19癥狀,身體狀況與與未再感染的感染猴子相似。 

14.ACS Cent Sci:研究總結了潛在的COVID-19治療藥物和疫苗
doi:10.1021/acscentsci.0c00272


自2019年12月中國武漢首次報告首例新冠狀病毒患者以來,COVID-19已在全球迅速傳播,造成了全球大流行?,F在,來自美國化學學會的一個專門研究科學信息解決方案的部門CAS的研究人員,在美國化學學會的《ACS Central Science》上發表了一份特別報告。在報告中,他們概述了已發表的關于該病毒潛在治療藥物和疫苗的科學信息,并強調了相關專利。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截至2020年3月15日,COVID-19已導致超過15萬人確診患病,5000多人死亡。這種被稱為SARS-CoV-2的病毒主要攻擊下呼吸道系統,引起病毒性肺炎,但它也可能影響胃腸道系統、心臟、腎臟、肝臟和中樞神經系統。如果不能迅速控制SARS-CoV-2,這種病毒可能會對人們的生活、全球衛生系統和全球經濟產生毀滅性的影響。為了幫助研究人員發現針對COVID-19的治療方法和疫苗,Cynthia Liu帶領一組CAS科學家分析了已發表的關于SARS-CoV-2和相關冠狀病毒的科學數據。

研究人員回顧了大量與COVID-19和SARS-CoV-2相關的期刊文章,以及與人類冠狀病毒相關的專利。從2019年的最后一周到2020年的3月1日,超過500篇與病毒相關的期刊文章以電子版或印刷版的形式發表,數量每周都在穩步增長。主題包括臨床表現、治療方案、病毒結構和機制、抗病毒藥物和診斷。迄今為止,已經有超過500項疫苗和治療藥物(如抗體、細胞因子和核酸)的專利,這些專利可以幫助預防或治療冠狀病毒感染。由于SARS-CoV-2與其他冠狀病毒類似,如SARS-CoV-1和MERS-CoV,研究人員強調了先前對這些其他病毒的治療方法,這些方法也適用于SARS-CoV-2。

15.ChemRxiv突破:研究人員篩查近7億種物質找到可能的COVID-19新藥
doi:10.26434/chemrxiv.11923239.v1


巴塞爾大學正在全球范圍內尋找一種藥物來對抗這種猖獗的冠狀病毒。迄今為止,計算藥學組的研究人員已經實際測試了近7億種物質,目標是病毒上的一個特定位點--目的是抑制其增殖。由于目前的緊急情況,第一批測試結果將立即提供給其他研究小組。

在過去的幾周里,由Markus Lill教授領導的藥物科學系的研究小組一直在使用計算機輔助方法來識別可能的新藥,以對抗目前的冠狀病毒爆發和未來類似的流行病。在這個過程中,研究人員已經測試了超過680種虛擬物質,這些物質作用于病毒的關鍵蛋白質之一:它的中心蛋白酶上。

這種"虛擬篩選"已經發現了幾種有趣的物質,它們有可能抑制病毒的關鍵酶,從而進一步增殖。"即使完全研發出一種藥物來對抗這種特殊的冠狀病毒可能會超過目前流行的持續時間,為未來的冠狀病毒研發藥物也是很重要的。這將使我們有可能在未來將這樣的健康危機扼殺在萌芽狀態。" Lill說。

16.Ann Intern Med:新研究確定新冠肺炎潛伏期為5.1天
doi:10.7326/M20-0504


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布隆伯格公共衛生學院(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的研究人員牽頭的一項新研究,對可公開獲得的有關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數據進行分析后,得出的結論是,引起呼吸道疾病COVID-19的SARS-CoV-2的平均潛伏期為5.1天。從接觸到出現癥狀的中間時間表明,對可能接觸到冠狀病毒的個人使用的14天隔離期是合理的。

圖片來源:NIAID。


分析表明,約97.5%出現SARS-CoV-2感染癥狀的人將在接觸后11.5天內出現癥狀。研究人員估計,每1萬人被隔離14天,只有約101人在隔離后出現癥狀。

這項研究結果于3月9日在線發表在《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上,題為"The incubation period of COVID-19 from publicly reported confirmed cases: estimation and application"。

17.實錘!研究表明新冠病毒傳染迅速,出現癥狀前就開始傳染!
doi:10.3201/eid2607.200357


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研究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染病研究人員確定了冠狀病毒的傳播速度,這一因素可能有助于公共衛生官員采取控制措施。他們發現,在一個傳播鏈中,病例之間的間隔時間不到一周,而且超過10%的患者是由攜帶病毒但尚未出現癥狀的人感染的。

來自美國、法國、中國香港的一組科學家在《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雜志上發表了一篇論文,他們計算出了這種病毒的序列間隔。為了測量連續時間間隔,科學家觀察了兩名感染者出現癥狀所需的時間:一名感染者感染另一個人,另一名感染者感染第二個人。這些研究人員發現,此次新型冠狀病毒的平均序列間隔約為4天。這也是估計無癥狀傳播率的首批研究之一。 

流行病的傳播速度取決于兩個因素--每個病例感染了多少人,以及病例傳播需要多長時間。第一個數量叫做繁殖數;第二個是序列間隔。研究人員說,COVID-19的短系列間隔意味著新出現的疫情將迅速蔓延,可能難以遏制。

"連續幾周的埃博拉病毒比連續幾天的流感病毒更容易控制。應對埃博拉疫情的公共衛生人員有更多時間在感染他人之前識別和隔離病例,"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綜合生物學教授Lauren Ancel Meyers說。"數據表明這種冠狀病毒可能像流感一樣傳播。這意味著我們需要迅速采取積極行動,遏制正在出現的威脅。"

18.Am J Roentgenol:中國科學家詳細報道COVID-19患者的胸部CT表現
doi:10.2214/AJR.20.22976


一項關于胸部CT影像和冠狀病毒病的臨床癥狀(COVID-19)之間的關系的多中心研究(n = 101)近日發表在《American Journal of Roentgenology》上,表明大多數患者COVID-19肺炎患者有毛玻璃混濁/肺磨玻璃影(GGO)(86.1%)或混合GGO和合并GGO(64.4%)和血管擴張病變(71.3%)的癥狀。此外,該研究的主要作者Wei Zhao、Zheng Zhong和同事發現,CT圖像上的病變更可能有周圍分布(87.1%)和雙側受累(82.2%),以下肺為主(54.5%),且呈現多灶性(54.5%)。

研究人員收集了中國湖南省4個機構的101例COVID-19肺炎病例,比較了兩組患者的臨床特征和影像學特征:非急診(輕微或常見疾病)和急診(嚴重或致命疾病)。本隊列中年齡分布最多的為21-50歲(70.2%),多數患者(78.2%)以發熱為首發癥狀。只有5名患者表現出與家庭暴發有關的疾病。急診組患者的年齡比非急診組大,但兩組的潛在疾病發生率無顯著差異,提示病毒載量可以更好地反映COVID-19肺炎的嚴重程度和程度。

19.NEJM: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COVID-19給全球帶來巨大挑戰
doi:10.1056/NEJMp2002387


來自美國疾病控制中心(CDC)和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下屬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NIAID)的聯邦科學家寫道,作為一種由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之前稱為2019-nCoV)引起的呼吸道疾病,冠狀病毒病COVID-19(coronavirus disease 2019)的出現和迅速增加給全球公共衛生、研究界和醫學界帶來了復雜的挑戰。他們的評論文章近期發表在NEJM期刊上,標題為“Covid-19 — Navigating the Uncharted”。

SARS-CoV-2(之前稱為2019-nCoV)的透射電鏡圖,圖片來自NIAID RML。


這些作者指出,為了應對疫情,美國和其他國家/地區制定了臨時旅行限制措施,這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減慢了COVID-19的傳播速度。不過,他們補充說,鑒于病毒傳播的明顯效率,每個人都應該做好準備,COVID-19將在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各地獲得立足點。他們寫道,如果這種疾病開始在美國社區蔓延,遏制可能不再是一個現實的目標,應對工作可能需要過渡到各種緩解策略,包括將患病的人隔離在家里、關閉學校并鼓勵遠程辦公。

Fauci、Lane和Redfield指出目前正在進行的許多研究工作都是為了解決COVID-19。這些研究工作包括許多正在進行早期臨床試驗的候選疫苗,以及已經在測試候選藥物的臨床試驗,包括由NIAID資助的實驗性抗病毒藥物瑞德西韋(remdesivir, 也稱為GS-5734)的臨床試 驗,這項針對瑞德西韋的臨床試驗于2020年2月21日開始招募參與者。

20.JAMA:我國科學家發現無癥狀攜帶者也可能傳播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
doi:10.1001/jama.2020.2565


一種稱為SARS-CoV-2(之前稱為2019-nCoV)的新型冠狀病毒導致中國正在爆發病毒性肺炎。這種新型冠狀病毒可導致冠狀病毒病COVID-19(coronavirus disease 2019)。人傳人已被證實,但是來自具有正常胸部CT掃描圖像的無癥狀攜帶者(asymptomatic carrier)的SARS-CoV-2傳播尚未見報道。

在一項新的研究中,來自中國河南省人民醫院、安陽市中醫院、安陽市第五人民醫院、天津醫科大學腫瘤醫院和香港大學的研究人員于2020年1月招募了5例具有發燒和呼吸道癥狀的入住中國安陽市第五人民醫院的患者和1名無癥狀的家庭成員。該研究得到當地機構審查委員會的批準,并獲得了所有患者的書面知情同意。他們對患者記錄進行了詳細分析。相關研究結果近期發表在JAMA期刊上,論文標題為“Presumed Asymptomatic Carrier Transmission of COVID-19”。

中國安陽市的5名COVID-19肺炎患者在癥狀發作之前與一名來自武漢疫情中心的無癥狀家庭成員有過接觸。這些事件發生的先后次序表明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可能是由這名無癥狀攜帶者傳播的?;颊?的潛伏期為19天,雖然很長,但位于在報道的0~24天范圍內。她的第一個RT-PCR檢測結果為陰性;假陰性結果與這個新型冠狀病毒PCR熒光診斷試劑盒的質量、收集的樣本或測試性能有關。RT-PCR已廣泛應用于診斷病毒學,很少產生假陽性。因此,她的第二次RT-PCR檢測結果不太可能是假陽性,并被用于確定感染上這種新型冠狀病毒。 

先前的一項研究報道了一名無癥狀的感染了SARS-CoV-2的10歲男孩,但他的胸部CT異常。如果這項新研究中報道的關于無癥狀攜帶者假定傳播(presumed transmission)的研究結果得到重復,那么這將對阻止SARS-CoV-2感染帶來挑戰。還需對無癥狀攜帶者感染和傳播SARS-CoV-2的機制開展進一步研究。(生物谷 Bio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