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布時間:2020/04/23作者:admin

2020全球藥企收入排名:強生登頂 首家亞洲制藥企業進榜

近日,FiercePharma發布了2019年收入前20名的制藥企業排名,強生(Johnson & Johnson)以821億美元的收入奪得榜首。在榜單中,排名靠前的公司大多數在癌癥、免疫學和罕見病三個方面有不錯的表現,前十名的公司還有一個共同點是他們的疫苗發展也很不錯。

排名第二的羅氏(Roche)和排名第四的諾華(Novartis)在細胞和基因療法方面取得了不錯的進展。由于收購了夏爾(Shire),武田(Takeda)在其廣泛的產品線中增加了罕見病這一領域,因此在榜單上也占據了一席之地。輝瑞(Pfizer)的經歷顯示出了新藥研發的重要性,在專利損失嚴重時,新藥物就顯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重要。

強生

image.png

強生是一家橫跨了制藥行業、保健行業和醫療器械的全球醫療保健巨頭,總部位于美國新澤西州新不倫瑞克。近幾年,由于強生在腫瘤學和免疫學領域方面發展勢頭強勁,所以強生制藥部門的業績也優于其他方面。

2019年全年,強生制藥的銷售額增長了5.8%,達到了422億美元,超過了保健產品領域的3%的增長。而醫療器械銷售額下滑了1.7%,為296.3億美元。以821億美元的總收入奪得了2019年收入前20名的制藥企業排名的榜首。

在制藥方面,Stelara的銷售額增長了25%,達到63億美元。治療自身免疫性疾病的藥物Tremfya、腫瘤藥物Darzalex和Imbruvica的增長勢頭都較為強勁。當然強生也受到了仿制藥的競爭壓力,比如前列腺癌藥物Zytiga。根據預測在2020年強生將會受到更多來自仿制藥的競爭,但是強生高管預計2020年強生的收入將達到858億至866億美元。

羅氏

image.png

羅氏以635.4億美元的收入,位居2019年收入前20名的制藥企業排名的第二。對于羅氏來說,2019年是不太順利的。羅氏的三大王牌生物制劑Avastin(安維汀)、Rituxan(美羅華)、Herceptin(赫賽汀)的第一批生物仿制藥上市,使得羅氏不得不面對來自仿制藥的競爭壓力,赫賽汀和安維汀在美國第四季度的銷售額更是均下降了兩位數。此外,在去年年底FDA批準了斯利康(AstraZeneca)和第一三共(Daiichi Sankyo)共同開發的Enhertu用于治療HER2陽性無法切除或轉移性乳腺癌成人患者,這也是對羅氏在HER2+乳腺癌領域的王者地位的一個重大威脅。羅氏因為受到了仿制藥和同類疾病藥物的影響,所以一直在努力通過推出新藥來減輕這些影響。

被稱為“羅氏歷史上最成功的產品”Ocrevus也面臨著許多競爭對手,Ocrevus于2017年3月首次獲得FDA批準,2019年銷售額達到37.1億瑞士法郎,較2018年增長57%。去年3月,FDA批準了德國默克(Merck KGaA)的Mavenclad用于治療復發緩解型多發性硬化癥(RRMS)和活動性繼發進展型多發性硬化癥(SPMS)成人患者,這是首個也是唯一一個獲FDA批準治療多發性硬化癥的短程口服藥物。幾個月后,百健(Biogen )生產的Tecfidera也通過了FDA的上市批準。Ocrevus的最大競爭對手是來自諾華的Arzerra,最近,FDA和EMA接受了Arzerra的新適應癥申請,此前,Arzerr在用于廣泛的RMS患者群體,減少了每年復發的次數以及殘疾進展的風險的III期臨床結果擊敗了賽諾菲(Sanofi)口服藥Aubagio。由于各方面的影響,羅氏預計2020年的銷售增長將會放緩。

默沙東

image.png

默沙東在2019年實現強勁增長,全球銷售額達到468.4億美元,位列第五。默沙東計劃將其女性健康、傳統品牌和生物仿制藥分拆為一家新公司,這個計劃預計將在2021年上半年完成,這些產品在2020年將會給默沙東帶來約65億美元的收入。與輝瑞和葛蘭素史克等其他制藥巨頭一樣,默沙東也想出售某些產品,以更專注于研發新藥物。

Keytruda在去年獲得新批準,使其市場份額繼續飆升,去年全年的銷售額達到了111億美元,較2018年增長55%,Keytruda也是默沙東迄今為止最暢銷的產品。其次是2型糖尿病藥物Januvia,去年的銷售額為55.2億美元。此外默沙東的HPV注射劑Gardasil在去年繼續攀升,全球收入增長19%至37億美元。專家們認為,隨著全球需求激增,疫苗將有持續增長的機會。

武田

image.png

武田首次上榜排名第九,也是第一家登上排行榜的亞洲制藥公司,這得益于對夏爾的收購。但是為了完成這項收購,武田承擔了一筆巨額債務。2019年武田為了去杠桿化,將夏爾的干眼病滴眼劑Xiidra賣給了諾華;以4億美元將外科手術止血貼片TachoSil賣給了強生子公司Ethicon;以超過2億美元的價格向瑞士制藥商Acino International出售了約30種非處方藥和處方藥在中東和非洲市場的權利;以6.6億美元將在俄羅斯的某些資產售給Stada;上個月,武田以8.25億美元的價格,向Hypera Pharma出售了拉丁美洲地區市場的18種品牌處方藥和消費者保健藥物。同時,將其美國業務遷出芝加哥,搬到大波士頓地區,并以1.15億美元將其舊總部進行了出售。

多虧了這些拋售,武田的減債行動比預期的要快。預計在2022年到2024年期間,公司的凈負債與息稅折舊攤銷前利潤比率將達到2.0倍的目標。

與其它全球十大制藥公司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武田缺乏明星產品,尤其是在暢銷藥萬珂(Velcade)專利被判無效之后。在萬珂進入仿制藥競爭的頭幾個月,一直保持著相對的話語權,但在去年年底的三個月里,銷售額突然下降了近四分之一。

在罕見病領域,尤其是血友病,武田受到了羅氏的單抗藥物Hemlibra的打擊, 夏爾的Advate銷售額暴跌了26%。使罕見病領域成為了武田五大重點領域中唯一一個在2019年收入下降的領域。

梯瓦(Teva)

image.png

2019年,梯瓦凈收入達到168.9億美元,與2018年相比下降了8%,這與國外非專利藥定價壓力和多發性硬化癥藥物Copaxone銷售額持續下滑有關。排名在第18位。

2019年,梯瓦約13000名員工下崗;23個制造工廠關閉、剝離或即將關閉;40個辦公室和實驗室關閉。隨著2019年的結束,梯瓦的全球裁員狂潮也已經結束。Teva預測2020年亨廷頓舞蹈癥藥物Austedo和抗CGRP偏頭痛藥物Ajovy的銷售額分別為6.5億美元和2.5億美元,公司預計將依靠這兩種藥物,以促進其品牌藥品的增長,并將其運營利潤率擴大到28%的范圍。

另一方面,梯瓦在未來幾個月仍將面臨法律問題,這可能會抑制其產品的發展勢頭。

總結

在前二十家公司中,有五家公司在2019年的收入相比2018年下降了,他們是排名第三的輝瑞、第十名的拜耳、第十三位的安進、第十八位的梯瓦和第二十名的百健。增長最多的為首次進榜的武田,相比2018年增加了134.4億美元的收入,它也是第一家進入排行榜的亞洲制藥企業。

有專家指出,百時美施貴寶(BMS)成功并購新基制藥(Celgene),等到2020年公司合并后的數據出爐時,它有可能在排名中躍居領先地位。如果今年晚些時候艾伯維(AbbVie)對艾爾建(Allergan)交易如期完成的話,艾伯維也將躍居榜首。

2019年收入前20名的制藥企業,具體如下:

image.png

轉自:新浪醫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