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布時間:2020/04/20作者:admin

創新藥加速 會被新冠疫情踩剎車嗎?

隨著2015年藥審改革的開啟,創新藥猶如坐上火箭一飛沖天。一邊是井噴似的創新藥獲批上市還將持續,一邊則是光鮮背后的現實,創新藥整體規模還相當有限,市場變革并非一朝一夕之事。

本文來源于《E藥經理人》雜志2020年4月刊《2020創新藥中國上市手冊》專題

一場新冠肺炎疫情,打亂創新藥中國上市的節奏了嗎?

根據《醫藥界》·E藥經理人統計,截至2020年3月31日,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NMPA)在2020年第一季度共批準了16款創新藥,其中包括9款首次在中國獲批上市的創新藥,以及7款已上市創新藥的新適應證。

這個數據與2019年同期相比有所增加,2019年第一季度NMPA共批準了10款創新藥,包括了9款首次在中國獲批上市的創新藥以及1款已上市創新藥的新適應證。而如果再往前,2018年第一季度共有4款創新藥獲批,2017年第一季度則是6款。

從數據上看,創新藥上市仍然繼續駛在“快車道”上。隨著2015年藥審改革的開啟,創新藥猶如坐上火箭一飛沖天。一邊是井噴似的創新藥獲批上市還將持續,一邊則是光鮮背后的現實,創新藥整體規模還相當有限,市場變革并非一朝一夕之事。

跨國藥企:“成熟藥懸崖”

毫無疑問,跨國藥企是創新藥上市競速賽中的種子選手。在今年第一季度獲批的16款創新藥中,跨國藥企貢獻了12款。

根據《醫藥界》·E藥經理人統計,從2019年1月1日截止到2020年3月18日,已經有31家跨國藥企提交了50款產品的新藥上市申請(NDA),其中40款為首次在中國市場獲批的創新藥,10款為已上市創新藥的新適應證。

IQVIA發布的“2019中國醫院藥品市場回顧”數據顯示,2019年前十大醫藥集團(按全年銷售額)排名中,跨國藥企占據六席,阿斯利康更是反超輝瑞成為全年銷售額冠軍,羅氏也憑借明星產品排名由第九升至第五,MAT同比增長達到34.7%,成為前十中增速最快的制藥企業。

而從具體數據構成來看,阿斯利康和羅氏在華業績中新產品構成比例都較大,前者從2015年至今上市了包括奧希替尼、奧拉帕利及達格列凈等重磅藥物,后者則在近五年上市了帕妥珠單抗和阿來替尼等重要品種。

在治療領域方面,2019年醫院用藥中,抗腫瘤和免疫調節劑的增速最快,達到22.1%,遠高于去年的12%的增速,且該品類超越了心血管系統用藥,成為第四大用藥領域,排在此之前的三位分別是其他(中成藥為主)、全身性抗感染藥以及消化道和新陳代謝。

2020年2月13日,NMPA正式批準了阿特利珠單抗(泰圣奇)聯合化療用于一線治療廣泛期的小細胞肺癌,這是羅氏今年在華上市的最重磅創新藥,標志著羅氏在中國正式進入腫瘤免疫領域。同時,泰圣奇也是目前中國唯一一個獲批的用于一線治療廣泛期小細胞肺癌的腫瘤免疫療法。此外,NMPA還授予了泰圣奇聯合安維汀一線治療不可切除的晚期肝細胞癌適應證的優先審批,預計泰圣奇在中國的第二個適應證晚期肝細胞癌一線治療也有望在今年和美國同步獲批上市,成為全球首個用于一線治療晚期不可切除肝細胞癌的免疫聯合療法。

而在更早之前,世界第一款抗體偶聯物恩美曲妥珠單抗(赫賽萊)在中國獲批上市,用于輔助治療經過赫賽汀聯合化療為基礎的新輔助治療(術前)后仍殘存病灶的HER2陽性乳腺癌患者,并將于今年4月在中國正式上市。這標志著包括赫賽汀、帕捷特、赫賽萊在內的羅氏HER2三劍客全部來到了中國市場。

中國醫藥市場環境正在發生巨大變化,藥審改革帶來的創新生態的形成和不斷完善,讓越來越多的創新藥品以更快的速度進入中國市場。2016年僅有4款境外新藥在華獲批,從全球首發到在華獲批歷時7.7年,而2019有39款境外新藥在華獲批,距全球首發僅延后3.7年。

而對于跨國藥企來說,在創新藥更多更快進入中國市場的背后,是成熟產品不得不面對的越來越嚴峻的挑戰。例如受帶量采購影響,2019年醫院用藥十大產品中,輝瑞的立普妥和賽諾菲的波立維均出現了負增長。

根據海通國際《逐鹿中華—跨國藥企與本土藥企的較量》報告顯示,2010年以前上市產品銷售額仍是這些跨國大佬們在華業績的絕大部分構成。而在“4+7”帶量采購、仿制藥一致性評價的大背景下,跨國藥企也在調整產品結構,在新藥業務上不斷加碼。

上述海通國際研發分析認為,當前階段跨國藥企過專利期原研藥的銷售額占比基本上達到89%,在此前提下,跨國外資藥企立即將所有產品線向創新藥方向更新不現實,所以攜成熟藥參與新一輪帶量采購仍然會是跨國藥企現階段的重點工作。

本土企業:能否彎道超車

2019年獲批的51款新藥中,12款來自本土企業,占比達到23.5%。雖然與跨國藥企仍有比較明顯的差距,但這個數字遠高于兩年前。

根據《醫藥界》·E藥經理人統計,從2019年1月1日截止到2020年3月18日,共有29家本土藥企提交了33款產品的新藥上市申請(NDA),其中28款為新產品,5款為已上市產品的新適應證。

在2020年第一季度,分別有三款本土創新藥獲批,分別是豪森藥業的阿美替尼,銀谷制藥的苯環喹溴銨鼻用噴霧劑,凱因科技的鹽酸可洛派韋膠囊。而在2019年的第一季度,本土創新藥僅有復宏漢霖的利妥昔單抗注射液獲批上市。

恒瑞和豪森是本土企業的創新藥上市代表,二者在2019年一共上市了4款創新藥,豪森的另一款重磅新藥阿美替尼在今年一季度獲批,用于“既往經表皮生長因子受體(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劑(TKI)治療進展,且T790M突變陽性的局部晚期或轉移性非小細胞肺癌(NSCLC)成人患者”的治療。該款產品是全球第二個三代EGFR-TKI創新藥,也是全球首個中位無進展生存期超過1年(二線使用)的三代EGFR-TKI。

除了傳統企業轉向創新,Biotech公司則當仁不讓地成為了推動創新的中堅力量。根據海通國際研報數據顯示,按公司類型劃分,2019年本土的Biotech公司在中國獲得臨床試驗批件的占比達到45%。

與恒瑞這樣布局全面廣泛的大型藥企不同,Biotech更專注單個靶點,研發進程也更快更及時,但同時,銷售也不可避免地是Biotech們的主要短板。此外,按治療領域劃分,國內新開展的臨床開發工作的一半左右仍然在腫瘤;盡管仍有大量臨床需求未得到滿足,其他幾個重要的治療領域只吸引了為數不多的研發投入。

上述海通國際研報認為,從目前來看,境外新藥加速審批政策無疑是對跨國藥企的利好,再加上跨國藥企原有的創新儲備,使得本土藥企在創新藥的數量和速度上還不及前者。也因為此,在納入醫保目錄上,跨國藥企業仍要占據多數。同時,本土企業有醫保資質的創新藥,基本上也都進入了醫保目錄,可以看到國家醫保局對本土創新藥的扶持和鼓勵,但本土企業的創新藥基數仍不大。

離50%還有多遠

一年前,在一場行業會議上,企業家、科學家、投資家、臨床專家共同討論過這樣一個問題:中國市場的創新藥份額占比50%需要多少年?

樂觀派代表投資人說要10年,謹慎派代表科學家說要30年,而企業家則在計算50%的市場份額是多大,需要多少個創新藥支撐,又需要多少在研究的產品支撐,再看看現實的情況是否具備。

根據IQVIA中國醫院藥品統計報告(≥100床位),2019年中國醫院藥品市場總銷售額達到8473億元,同比增長9.4%。這個數字高于2018年全年增速3.3%。IQVIA認為在經過了2017年、2018年的低迷期后,2019年中國醫院市場逐漸提振,銷量的提升和新產品的上市是市場增長的主要驅動力,但是招標采購、“兩票制”和藥品談判等因素導致了產品價格下降,減緩了部分市場增速。從不同企業表現來看,跨國企業銷售額增長率超過15%,本土企業也呈增長態勢,達到7.3%。

而和IQVIA上述報告得出的“市場提振”的結論不同,按照米內網三大終端六大市場的數據,統計了所有縣(縣級市)、所有地市及以上城市各級別公立醫院13000+醫院后,認為曾經占據主流的仿制藥市場受帶量采購和重點監控目錄的影響,增速放緩,而創新藥雖然迎來政策利好,但目前總體規模尚小,貢獻增速有限。

米內網數據顯示,近二十年審批的各類新藥合計不足1000億元,只占到公立醫療機構藥品終端總銷售額13759億元的7.3%左右。單抗和蛋白激酶抑制劑(主要是替尼類抗腫瘤藥)總額僅400億元左右。即使這些新藥銷售金額增速超過50%以上,貢獻的增量也就500億左右,貢獻的增速僅為3.6%。

相比之下,目前占據公立醫療機構用藥主流的仍然是化學仿制藥,終端銷售額為10000多億元,是新藥市場規模的10倍。但受到帶量采購的影響,這個規模將在未來幾年持續萎縮。

上市策略怎么打

任何一款創新藥在進入市場前,都要進行大量的前期準備工作。

羅氏制藥相關負責人表示,為了更快地將創新藥物帶入中國,羅氏在新藥可預期獲批前的一段時間,就通過各個相關部門的同事組成專門的上市準備工作組,從臨床研究、注冊、供應鏈、市場分析調研、患者需求分析,到疾病認知,檢測、患者可及性等各個維度開展上市準備工作。同時,良好的內外部協調合作以及坦誠的溝通,是確保藥物成功上市的重要保障。對治療領域的敏銳洞察,對患者需求的深入了解則是新藥物成功上市不可或缺的準備工作。

在此次深度專題采訪過程中,有的受訪對象認為,過往的產品上市經驗并不適用于現在的環境,也有人認為已經成功上市的創新藥對于之后要上市的產品會有一定的借鑒意義,但由于中國醫藥市場變化快,因此還是會有所不同,更要因地制宜。

百時美施貴寶在給本刊的回復中表示,每一個新產品或者新適應證獲批上市之前,都會根據產品及相關疾病領域的特點進行有針對性的研發及運營布局。以納武利尤單抗(歐狄沃,O藥)為例,BMS選擇了中國第一大癌癥即肺癌,作為歐狄沃的首個申請適應證,而不是在美國首個獲批的適應證黑色素瘤。同時在今年3月,歐狄沃還在中國正式獲批胃癌適應證,成功填補了中國晚期胃癌治療的“缺口”,成為目前唯一覆蓋中國前兩大癌種的PD-1抑制劑。O藥在中國的經驗彰顯了本土化臨床研究與運營的重要性,這也為其后續其他適應證的快速審批以及獲批提供了更具借鑒意義的經驗。

德勤發布的《創新生物藥在中國上市》報告稱,中國醫療行業在快速發展中呈現出獨特的市場特征,因此要求生物醫藥公司及生物、化學藥品制造商具備“中國視角”,采用不同于西方的藥品上市策略。

首先,重新思考市場準入和報銷。在新的談判機制下,藥企需要權衡取舍藥品售價和/或銷量以充分探索各種選擇。此外,不同于傳統自費藥市場評估,藥企還需要更加細致地評估品牌機遇。想要成功推出藥品必須緊跟發展趨勢,并繼續為患者提供新的藥品購買渠道。

第二,了解數字生態系統。不可否認,數字化能力對現今的藥品成功上市至關重要。越來越多的企業與當地的數字技術公司合作,擴大市場推廣活動的廣度和深度,通過大數據獲取更深入的客戶洞察,或提供為產品增值的客戶解決方案。

第三,重新了解中國監管環境。了解并使用改進后的流程有助于部分生物醫藥公司縮短藥品在中國上市的時間,某些產品在獲得歐洲藥品管理局和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批準后的12個月內就獲得了NMPA的批準。其余一些公司尚未更新其藥品上市戰略,并且一直將中國視為臨床項目的第二梯隊市場,從而喪失了競爭優勢。此外,中國的新規定如何適用于具體的發展規劃仍相當模糊。因此,生物醫藥公司需要組建一支積極的本地監管/開發團隊,與當地有關部門密切聯系,評估各種監管路徑成功的可能性。

最后,靈活應對快速變化的醫療環境。在中國,一個不確定因素就會影響生物醫藥公司的各個方面,更不用說具體的產品上市戰略。許多跨國公司尚未建立可以在中國靈活運用的內部結構或系統化藥品上市框架。他們采用一般性的方法來制定路線圖和關鍵業績指標,但在市場發生意外事件時就會陷入困境。全球團隊和本地團隊需要構建更靈活的協作機制,提升相關能力(例如基于場景實例的戰略管理),以支持在不斷變化的市場中成功推出產品并管理產品生命周期。


轉自:E藥經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