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布時間:2020/03/31作者:admin

2019年全球抗病毒藥物TOP 10!抗病毒市場誰挑大梁?

病毒性疾病是目前人類健康的主要威脅之一。單說本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據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發布的實時統計數據顯示,截至北京時間3月29日07時43分,全球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突破66萬例,達到660706例,累計死亡人數達30652例。此外,人類常見的流感、艾滋病、病毒性肝炎、狂犬病、SARS及埃博拉出血熱等都是由病毒引起的傳染性疾病。

圖表1:常見人類病毒感染性疾病


來源:平安證券,中康產業資本研究中心

據Grand View Research數據顯示,2019年全球抗病毒藥物市場規模達564億美元,4年的復合增長率為8.23%。其中,全球抗病毒藥物TOP 10的總市場規模達270億美元,約占整個抗病毒市場規模的一半。從藥物類別看,抗HIV藥物有8個,丙肝藥有2個。同時,這兩類藥物在排名前十藥物中的銷售額占比也是呈現“八二”分的態勢。

圖表2:2019年全球抗病毒藥物TOP 10(單位:億美元)


來源:各公司財報,中康產業資本研究中心

01

丙肝藥脈沖式放量高峰已過,艾伯維Mavyret成后DAAs時代的終結者

2013年12月,吉利德的Sovaldi(索磷布韋)獲批開啟了直接抗病毒藥物(DAAs)治愈丙肝的新時代。在DAAs出現之前,丙肝一線治療方案為聚乙二醇干擾素聯合利巴韋林(PR方案),治愈率較低且干擾素的副作用較多。所以在DAAs出現后,特別是Sovaldi和Harvoni的推出,讓全球幾千萬的丙肝患者看到了治愈的希望,丙肝藥物市場也直接呈現出了脈沖式放量。

圖表3:全球丙肝市場規模(億美元)


來源:醫藥魔方,中康產業資本研究中心(基于吉利德、默沙東、艾伯維、BMS等7家公司丙肝業務數據的統計)

作為“百億美元俱樂部”的成員之二,吉利德的吉一代Sovaldi與吉二代Harvoni將全球丙肝藥物市場帶入了全盛時期,兩者總銷售額在2015年達到巔峰,為191.4億美元。雖然彼時Sovaldi銷售額遭腰斬,但Harvoni卻勢不可擋,以138.64億美元的成績捍衛了吉利德在抗病毒藥物領域的地位與榮耀。然而,在當年光鮮的數字背后,卻隱藏著危機:從Harvoni的季度銷售額看,該藥的增長已顯出疲態。隨后,吉利德又推出來吉三代Epclusa(大家熟知的丙通沙)及吉四代Vosevi。這四代藥物將丙肝的治愈率提升至接近100%,吉利德也成為全球藥企丙肝領域當之無愧的王者。

圖表4:Sovaldi與Harvoni的銷售情況(億美元)


來源:公司財報,中康產業資本研究中心

其實,不止吉利德,艾伯維、BMS、默沙東也先后推出了多款DAAs藥物。市場的參與者在增加,而丙肝患者存量在減少,市場逐漸萎縮成為必然。直到現在,丙肝領域依然“堅挺”在全球抗病毒藥物TOP 10中的藥物就剩下兩個:艾伯維的Mavyret和吉利德的Epclusa。而2017年全球抗病毒藥物TOP 10榜單中丙肝藥有4個,有兩個是位居榜單前三的。

圖表5:MNC在FDA上市的部分丙肝DAAs藥物


來源:中康產業資本研究中心

圖表6:2017年與2019年全球抗病毒藥物TOP 10榜單中的丙肝藥


來源:公開資料,中康產業資本研究中心

這里重點聊一下目前在榜單第四位的Mavyret。艾伯維的Mavyret是在2017年8月獲FDA批準上市的全球第3款可以覆蓋基因1-6型丙肝病毒感染的新藥。作為“后來者”,Mavyret與前2款全基因型覆蓋產品(Epclusa和Vosevi)相比,具有更短的治療周期(8周)和更便宜的價格。因此也就后來者居上,迅速攻占了丙肝市場。

2018年,Mavyret的銷售額達34.38億美元,位居全球抗病毒藥物銷售額排名榜第三位;2019年,Mavyret的銷售額同比下滑15.9%,相應的排名也跌至第四位。預計未來,Mavyret的銷售額還會緩慢的穩步下降。Leink分析師Geoffrey Porges在給客戶的一份報告中也指出,Mavyret未來的增長機會“微不足道”,其團隊已經將該藥到2022年的銷售預期下調9%-16%。

在丙肝藥物市場集體大衰退的背景下,Mavyret雖然逆勢而起,但終究還是逃不脫衰退的命運。從2013年DAAs時代的開啟到現在短短6年的時間,丙肝市場已經步入了后DAAs時代,而Mavyret很可能就是該時代的終結者。當然,越來越多的患者被治愈,也正是我們希望看到的。

02

抗HIV藥物“獨挑大梁”,吉利德Biktarvy火速沖上“王座”

2016年之前,抗病毒藥物市場是在丙肝治療藥物的推動下實現快速增長的。而后丙肝市場萎縮,整個抗病毒市場增速逐步緩和,高速迭代的抗HIV藥物自然而然成為了挽救抗病毒藥物市場整體頹勢、繼續鞏固增長的中堅力量。

有數據顯示,從2013年至2018年,全球抗HIV病毒藥物市場規模增長近111億美元,年均復合增長率超8%。預計到2023年,全球抗HIV病毒市場將超450億美元。

圖表7:全球抗HIV病毒市場規模(億美元)


來源:火石創造,中康產業資本研究中心

從具體藥物看,與2018年相比,2019年排行榜中變化最大的就是吉利德的三合一復方新藥Biktarvy。Biktarvy在2018年并未進入全球抗病毒藥物TOP 10榜單,但經過一年的市場擴張后,直接擠走了原來的榜首Genvoya,一舉奪下了頭名。

值得注意的是,Biktarvy和Genvoya均是吉利德包含TAF的復合制劑藥物,兩者療效相同,但前者的副作用更少、使患者產生耐藥性的可能性更小。因此Biktarvy上市后對Genvoya有一定的替代作用。

2018年2月初,Biktarvy獲美國FDA批準,成為過去3年中在該市場獲準的第3款基于FTC/TAF的STR;同年,該藥又分別在歐盟及中國香港獲批上市。2019年3月,日本衛生勞動福利部(MHLW)也批準了該藥用于治療HIV-1感染。而在上市當年,Biktarvy的銷售額就達到了11.84億美元,成為重磅炸彈,其未來潛力可見不一般。果然,2019年,Biktarvy就以300%的銷售增幅火速沖上了HIV藥物甚至抗病毒藥物銷售排行榜榜首,銷售額接近50億美元。

其實,EvaluatePharma曾預測的2024年抗病毒藥物TOP 5名單中就有Biktarvy,其預計該藥的銷售額在2024年將高達61.03億美元,是2024年最值錢的抗HIV藥物。而從2019年Biktarvy的銷售情況看,Biktarvy的表現要更好,似乎會提前實現這一目標。預計到2024年,Biktarvy的銷售額大概率會高于EvaluatePharma的預測值。那該藥是否具有成為超級重磅炸彈的潛力呢?且看其未來兩年的表現。

而鑒于Biktarvy的“空降”,榜單中的其他藥物排名大都下降了一位,變化不大。

從企業的競爭情況看,全球抗HIV病毒藥物市場已形成了寡頭壟斷的格局,集中度較高。尤其是抗病毒領域的王牌企業吉利德,2019年全球抗病毒藥物TOP 10中有一半藥物都是吉利德的抗HIV產品。其憑借著Truvada、Atripla、Complera、Stribild、Genvoya、Odefsey、Descovy以及Biktarvy等產品的上市,在抗HIV病毒領域搶占了巨大的市場份額。2019年,吉利德HIV藥物銷售額達163億美元,同比增長9.74% ,占全球抗HIV/AIDS 領域50% 以上市場。

圖表8:2019年各MNC主要抗HIV藥物總銷售額情況(億美元)


來源:各公司年報,中康產業資本研究中心

除了吉利德外,葛蘭素史克、強生、默沙東也涉足抗HIV藥物領域。其中,葛蘭素史克是HIV藥物領域的傳統強者,其在2019年有2款HIV藥物排進抗病毒藥物前十,分別是排名第三的Triumeq及排名第六的Tivicay??梢哉f,葛蘭素史克是吉利德在HIV領域最重要的對手。

自1980年代發現艾滋病至今,抗HIV研究已經走過了40年艱難的道路。而隨著全球抗HIV藥品的加速研發及上市,HIV的治療趨勢在漸漸發生改變。目前,全球的抗病毒治療正逐漸進入整合酶抑制劑(具有更強的抗病毒作用、更小的毒副反應、更少的藥物相互作用、更不容易耐藥)時代,固定劑量復方制劑也成為現在抗病毒藥物治療的主流方式。相信未來隨著基因編輯干細胞等研究結果的陸續應用,功能性治愈HIV也將不再遙遠。

轉自:新康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