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布時間:2020/03/10作者:admin

醫保目錄調整權力回收 一票制范圍擴大!中央如何規劃醫保改革藍圖?

3月5日晚間,新華社受權發布《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深化醫療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見》,該文件的發布是自中國推動醫保改革以來,極為少見的高規格文件。根據條文,該意見對于目前存在的醫保、醫療、醫藥改革成果系統集成不足、地區間保障水平銜接不夠、過度保障與保障不足現象并存等問題都作出了詳細部署。

實際上,該文件為我國未來醫保改革的思路提供了方向,另一方面,對于過往衛生部門和醫保部門進行的一系列改革,該文件也給出了自己的評價,對于其中的問題和不足亦給出了自己的解決方案。

關于“帶量采購”、“一票制”、“醫保目錄談判準入”中央亦給出了自己的思路,不過該文件畢竟是官方發布的宏觀統籌文件,不可能對于任何問題皆一字一句給出看法,而且中國醫保改革在走一條前人從未走過的道路,所以我們相信該文件在發布后的一段時間內,相應的配套措施也會出臺。

醫保目錄調整權力回收中央

該《意見》的第十二條這樣表述:健全醫保目錄動態調整機制,完善醫保準入談判制度。合理劃分中央與地方目錄調整職責和權限,各地區不得自行制定目錄或調整醫保用藥限定支付范圍,逐步實現全國醫保用藥范圍基本統一。建立醫保藥品、診療項目、醫用耗材評價規則和指標體系,健全退出機制。

實際上,該政策早在去年夏天便已露出端倪。2019年7月22日晚,國家醫保局官網上掛出《關于建立醫療保障待遇清單管理制度的意見(征求意見稿)》,國家醫保局在文件中表示,未來醫保藥品目錄統一由國家負責調整,省級在原則上不得突破國家目錄。

除此之外,根據上述征求意見稿,之前各省出臺的與清單不相符的政策措施,原則上在3年內完成清理規范,并同國家政策銜接,而這也意味著,醫保目錄再無省級增補,增補權力開始全部向中央轉移。

長期以來,我國的醫保目錄存在國家和省級兩種增補方案,兩種方案品種和價格都不統一,各地區之間的品種和價格也不統一,嚴重浪費了寶貴的醫保資源,而且因為部分產品中標價甚至高于國家醫保,直接導致了醫?;鸬倪^度支出,甚至有人質疑,地方目錄已經在架空國家醫保目錄。

所以,國家醫保局廢止地方醫保目錄,不僅可以減少醫?;鸬睦速M,還有助于斬斷背后的利益輸送鏈條,促進醫藥行業健康有序發展。而本次中央發布的高級別文件再次重申了這一政策,相信也是看到了上述文件精神下發后所帶來的積極效應。

帶量采購范圍擴大

帶量采購是近兩年來醫藥行業的一個關鍵詞。近年來,國家醫保局推行的藥品帶量采購已經完成了兩批藥品的集中采購,在擠出藥品價格水分上面取得了顯著的成績。

例如今年1月17日,在上海舉辦的第二批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招標現場,總共32個品種、100個產品采購成功,涉及擬中選企業77家,價格平均降幅達到53%。其中,九典制藥的鹽酸左西替利嗪片降幅達到97.44%。此外,鹽酸莫西沙星片、奧美沙塔、異煙肼等的降價幅度也普遍接近八九成。

藥品帶量采購政策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也給了醫用耗材帶量采購政策實施的信心,事實上,近年來,部分醫用耗材價格虛高、過度使用的問題早就受到了國家關注。國務院辦公廳在去年7月印發了《治理高值醫用耗材改革方案》,治理高值醫用耗材亂象,要求降低虛高價格、嚴防濫用。國家醫保局吸收“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和使用”改革的經驗,推動地方探索開展“高值醫用耗材集中帶量采購試點”。

中央在《意見》中指出,堅持招采合一、量價掛鉤,全面實行藥品、醫用耗材集中帶量采購。以醫保支付為基礎,建立招標、采購、交易、結算、監督一體化的省級招標采購平臺,推進構建區域性、全國性聯盟采購機制,形成競爭充分、價格合理、規范有序的供應保障體系。推進醫?;鹋c醫藥企業直接結算,完善醫保支付標準與集中采購價格協同機制。

而在隨后國家醫保局發布的對于該《意見》的解讀中,國家醫保局負責人這樣表述關于帶量采購的改革:一是深化藥品、醫用耗材集中帶量采購制度改革,堅持招采合一、量價掛鉤,以帶量采購為原則,全面推進藥品、醫用耗材集中采購,建立健全省級招標采購平臺,推進構建區域性、全國性聯盟采購機制。二是建立以市場為主導的價格形成機制,建立醫藥價格信息、產業發展指數監測與披露機制。

北京鼎臣管理咨詢有限公司總經理史立臣對新浪醫藥表示,帶量采購本身就是要解決藥價虛高的問題。此次國家層面再提帶量采購,可見未來將會加速推開。下一步,帶量采購預計會向一致性評價之外的產品擴展,這將促進中國醫藥行業整個產品結構的大幅度調整以及研發層面的調整。

不一樣的“一票制”

推進醫?;鹋c醫藥企業直接結算,完善醫保支付標準與集中采購價格協同機制。這句話的意思是,未來國家組織的帶量采購很可能繞過醫院,由醫?;鸷退幤笾苯訉?,這樣一來,“一票制”就呼之欲出。

醫?;鹋c醫藥企業直接結算,實質上繞開了醫療機構,那么,此前的一系列流程可能都需要相應跟著變化。實際上,一票制對于大多數醫藥行業工作者來說并不陌生,其實很早就已經在業內有了一定的苗頭。

早在2015年,國家發布的《關于完善公立醫院藥品集中采購工作的指導意見》和《關于落實完善公立醫院藥品集中采購工作指導意見的通知》均明確提出:“藥品生產企業是保障藥品質量和供應的第一責任人。藥品可由中標生產企業直接配送或委托有配送能力的藥品經營企業配送到指定醫院”;“鼓勵醫院與藥品生產企業直接結算藥品貨款,藥品生產企業與配送企業結算配送費用”。

截至目前,已有多省市明確鼓勵一票制,甚至其中一些地區已開始實施一票制。例如福建省,從2016年底開始就明確要求醫院在采購基礎輸液的時候,和藥品生產企業直接結算,嚴格執行一票制。

與上述“一票制”所不同的是,本次中央在《意見》中所提到的直接結算是指醫?;鹋c藥企之間的結算,而非藥企和醫療機構之間的結算,從這也可以看出,在經過長時間的試驗之后,官方已經開始有意把“一票制”的概念從藥品流通領域擴展至醫保改革領域,從而在一定程度上為醫?;饻p壓。


轉自:新浪醫藥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