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布時間:2020/03/09作者:admin

挑戰10億美金銷售:為何說這些領域有可能誕生重磅炸彈級藥物?

此前我們曾分析過,國內企業想要打造“重磅炸彈”級的藥物,第一要解決的可能是研發層面的問題,第二要解決的、也是必不可少的,是全球市場營銷能力的提升。上個世紀,每當有一個或一批重要靶點被發現和確認,都會伴隨一批“重磅炸彈”級藥品的誕生,可見一個藥物在銷售上的成功,一定程度上也是其臨床意義的直接體現。那么,當前重磅炸彈藥物主要集中在什么領域,下一個會誕生重磅炸彈藥物的領域,又在哪里?

01 炙手可熱的腫瘤市場?

2018年全球銷售額過十億美元的品牌產品共141個??鼓[瘤藥依然是“十億”美元銷售額的???,36個產品銷售額過十億,單抗類的12個,替尼類的8個。其中市場規模最大的產品是來那度胺,其次是PD-1納武單抗。

來那度胺為多發性骨髓瘤(MM, multiple myeloma)國內外主要指南推薦的一線、二線首選用藥,首選維持和持續用藥,是主要治療用藥。多發性骨髓瘤是一種血液惡性腫瘤,國際骨髓瘤組織(Myeloma.org)數據顯示,全球約有75萬名多發性骨髓瘤患者,GLOBOCAN 2018報道我國每年新增MM患者20066人。通過上述數據可初步預計我國多發性骨髓瘤總患者超過10萬人。10萬人如均得到規范治療,根據流行病學預估整個骨髓瘤用藥市場規??筛哌_100億元。

然而國內的來那度胺銷售卻一般,2017年9月,新基將其旗下包括來那度胺在內的三個抗癌產品運營權,全部轉讓給了百濟神州。百濟神州2018年年報顯示,2018年三個產品總收入凈額1.31億美元。這主要是因為來那度胺2013年1月才獲批上市,但在2017年7月13日才被納入國家醫保談判目錄,2017年以前非醫保的市場增長有限。進入醫保后原研價格也由2799元(25mg/粒)調整至1101.99元(25mg/粒)。

2017年11月雙鷺藥業的仿制藥上市,2018年雙鷺藥業的年報未提及該藥全年銷售額,只有在2018年半年報顯示來那度胺2018年上半年銷售收入為4800余萬元。2019年另一家企業正大天晴和齊魯的仿制藥上市,產品正式進入價格戰。上海陽光醫藥采購網6月6日公告顯示齊魯的來那度胺的協議采購價為189.5元(25mg/粒)。正大天晴6月13日將來那度胺山東省掛網價下調至188元(25mg/粒)。來那度胺雖然沒有進入第二批帶量采購目錄,但是隨著通過一致性評價的生產廠家增加,預計來那度胺在我國很難再造全球銷售的輝煌,可謂是“國外重磅,國內慘淡”。

PD-1在我國面臨同質化競爭嚴重并且各家都已經打出了加快拓展適應癥、多靶點研發、聯合用藥等研發上的拓展策略。然而2019年的成績單顯示,外資企業在國內斬獲頗豐,如默沙東PD-1單抗藥物Keytruda(帕博利珠單抗)上市至今在國內的銷售額已經突破了20億元。但相對應的,,信達在2019年半年報公布的2019年上半年PD-1信迪利單抗銷售收入 3.32億,由此可見在國外重磅炸彈和國內metoo/mebetter的藥品在國內具有主場優勢的市場中,國內的產品未必能夠占有主場優勢,即便是信迪利單抗由禮來負責銷售。

此外,在醫保局官網《協議期內談判藥品部分(一)西藥》名單中, PD-1單抗只有信迪利單抗入圍。從7838元10ml:100mg/瓶)下降到醫保支付標準2843元(10ml:100mg/瓶)。預計信迪利單抗每年患者的治療費用從贈藥方案的16萬元下降到10萬元不到。

從這個案例可以看出,當國內藥品市場的審批上市速度越來越和國外市場接軌,國內的metoo/mebetter新藥在主場尚未有能力PK掉進口藥企,更別說是我國產品想要在國外市場贏得競爭成為重磅炸彈了。

想要腫瘤領域成為重磅炸彈,首先該適應癥的人群數較廣并且暫未有較好的藥品,例如小細胞肺癌。其次是具有足夠的臨床依據表明該產品的療效比同類靶點的產品有優勢,這需要大量的臨床試驗數據的積累。最后,還要有全球的營銷能力,特別是產品盡可能在美國上市——雖然我國腫瘤的市場非常廣闊,但是國內市場年銷售收入過六十億人民幣的抗腫瘤藥基本沒有。一些全球銷售規模較好但國內銷售一般的適應癥更是需要在美國上市,例如類風濕關節炎、銀屑病等免疫系統用藥。

02 傳統慢病市場

糖尿病藥共有13個產品仍屬于重磅炸彈,其中7個為胰島素,2個GLP-1,2個DDP-4,1個SGLT-2抑制劑,還有一個DDP-4+二甲雙胍。胰島素不容易仿制,原研藥產品能多年維持較高銷售額,新機制且較已上市產品更有臨床優勢的產品仍然有機會獲得重磅炸彈。

我國西藥年銷售額超過六十億元人民幣的兩個獨家產品其中一個就是諾和諾德的門冬胰島素。重磅炸彈想要維持較長的年限,就必須建立不能輕易被仿制的技術門檻。

傳統藥物中,高血壓的產品有三個原研產品銷售過十億美元,分別是氨氯地平、纈沙坦、纈沙坦+氨氯地平,氨氯地平的原研收入來自于中國和日本的貢獻,隨著中國實施帶量采購,預計全球的市場規模也受到波及。

高血壓能銷售過十億的基本都是過期原研藥,但如果有新機制更有臨床優勢且安全性更好的新藥上市,該新藥就有望替代獲得重磅炸彈的市場,從糖尿病新機制藥物還是能獲得重磅炸彈的地位就可以證實傳統慢性病如果有新的靶點機制并且較已上市的藥品有臨床優勢,該類藥物新機制新藥想再出“十億”的重磅炸彈產品難度不大。

03 多機制復方制劑

HIV抗病毒藥共有10個產品超過10億美元,其中五個來自吉利德,并且都是固定劑量復方制劑,例如恩曲他濱+替諾福韋艾拉酚胺,恩曲他濱+替諾福韋艾拉酚胺+利匹韋林,恩曲他濱+富馬酸替諾福韋。本次新冠疫情的被寄以厚望的產品瑞德西韋也是來自吉利德,可見吉利德在HIV領域的積累,吉利德儲備了大量的抗病毒化合物才可以將復方組合玩的轉。

呼吸領域如慢性阻塞性肺疾病也有6個產品進入“十億美元俱樂部”,其中阿斯利康和葛蘭素史克各占2個。阿斯利康的布地奈德在中國也有六十億元人民幣的收入,其適應癥不僅僅是慢性阻塞性肺疾病,還包括哮喘、過敏性鼻炎等。慢性阻塞性肺疾病也有3個固定劑量復方制劑超過十億美元。

丙肝類產品共有3個產品超過十億美元,都是復方制劑,其中2個來自吉利德,1個來自艾伯維。

臨床上需要多種不同機制同時用藥治療的適應癥,開發相同用藥途徑的固定劑量復方制劑可提高患者的依從性,然而這需要患者已經服用其中一個單方,這意味著這個單方要不就是一線常規用藥,要不就是企業擁有較強的市場能力讓大部分患者都服用自己的產品。此外,企業最好擁有組合物中化學成分及對應適應癥的專利權,以規避仿制藥廠家和競爭對手仿制的風險。

04 潛藏重磅炸彈的幾個關鍵領域

1)阿爾茨海默?。ˋD)

癡呆是由于多種原因引起的以認知功能缺損為主要臨床表現、伴有精神行為癥狀,導致日常生活能力下降的一組獲得性智能損害,多見于老年人,其中最常見的類型是阿爾茨海默?。ˋD),其次為血管性認知障礙或癡呆。2013年底我國65歲以上人口已達1.32億,按7.8%的癡呆患病率和4.8%的AD患病率估算,我國癡呆患者約為1000萬,其中AD患者約600萬。

以廣義的癡呆癥來估算,全世界共有4400萬AD病人,每年預計花費6040億美金的醫療費用(包括醫護人員,護工等的花費)。在發達國家,阿爾茨海默癥是耗費社會財政補助的主要疾病之一。以美國為例,阿爾茨海默癥是第六大致死病因,每66秒就有一例確診;而每年的全社會花費就高達2590億美金。

由于阿爾茨海默病對病人和社會巨大的負擔,并且目前仍沒有有效的治療手段,目前已經批準的藥物均是減緩阿爾茨海默癥臨床癥狀的藥物。

2002年以來,制藥企業先后投入2000多億美元用于AD新藥研發,然而,在200多項臨床研究中,成功上市的AD藥物僅有1個,藥品研發失敗率高達99.6%。藥品研發失敗的原因在于上述藥品是基于淀粉樣蛋白理論開發的。淀粉樣蛋白理論認為,大腦中淀粉樣蛋白β的積累是癡呆癥和認知損傷的原因。然而,生物基因試驗和許多其他預防或清除淀粉樣蛋白的藥物試驗顯示,即使用于早期阿爾茨海默病患者也未能改善認知能力。

發病機制不明確、發病原因復雜、病程長且發病隱秘等是當前AD藥品研發的主要困境。但無論如何,只要全球任何一家公司如果能夠研發出延緩AD進展的藥物,將是一個“超級重磅炸彈”。

2)非酒精性脂肪肝炎/肝纖維化

非酒精性脂肪肝炎(NASH)藥物治療的潛力巨大。、NASH往往是肥胖疾病導致,屬于一種脂肪肝疾病。單在美國患該病的人數就超過1600萬。此外,非酒精性脂肪肝病(NAFLD)是一種以肝臟脂肪含量高為特征的先兆疾病,它可能影響美國約8000萬人。

中國近年來的發病率也越來越高,來自上海和北京的流行病學調查結果顯示,普通成人B型超聲診斷的NAFLD患病率10年間由15%上升至31%以上。在肝活檢檢查證實,NAFLD患者中NASH占41.4%,肝硬化占2%。有報道指出,2016年中國約有2.4億NAFLD人群, 到2030年,預計NAFLD人群將增加到約3.1億,其中患有肝硬化的患者將達到約230萬。

NASH已知的主要發病因素包括肥胖、2型糖尿病、高血脂及高血壓等代謝綜合征。但業界對NASH的診斷仍舊依賴于肝臟活檢評估,全球范圍內也尚未出現針對該適應癥的治療藥物獲批上市。從治療目的來說,主要是控制肥胖、2型糖尿病及高脂血癥等相關疾病的進展,而體重管理通常被選為NASH的首要治療方案。

近年來NASH新藥成為業界新的熱點,業界認為其市場潛力為350億美元。國內進口藥企和國內藥企的NASH之戰很有可能會與PD-1大戰的情形相似,先上市總有先發優勢但前提是能在國內成功上市。

3)缺血性腦卒中

缺血性卒中是各種原因引起的腦部血液供應受阻,導致局限或全面性腦功能和/或結構損害,主要包括短暫性腦缺血發作(TIA)、腦梗死和腦栓塞。卒中是中國的首位死因。

我國現存卒中患者超過700萬,居血管性疾病之首。每年新發病例100-200萬,校正年齡后卒中年發病率為(116-219)/10萬,年病死率為(58-142)/10萬,幸存者中遺留不同程度殘疾者占70-80%。

急性缺血性腦卒中的治療主要以保守的藥物治療為主,其治療策略主要集中在以下兩個方面:一是改善腦血循環為目的的治療,二是使用神經保護劑以保護神經細胞的結構和功能為目的的治療。然而,臨床實踐中針對上述兩種治療策略可供選擇的藥物卻非常有限。

改善腦血循環的措施主要有溶栓、抗血小板、抗凝、降纖和擴容等方法。2018年共有6個產品進入“十億俱樂部“。缺血性腦卒中目前唯一有效的治療方法是rt-PA溶栓治療,但受其嚴格的時間窗和適應癥、禁忌癥的限制,目前我國符合rt-PA溶栓治療的病人不足1%。

我國臨床中用于治療腦卒中的神經保護劑有依達拉奉,尼莫地平和馬來酸桂哌齊特。雖然神經保護劑治療急性缺血性腦卒中已歷時30多年,但多年積累的臨床結果卻令人失望。隨著國內對神經保護劑作為重點監測藥物來管控,未來我國神經保護劑的市場會下滑。

綜上所述,如果能開發能優于已上市治療急性缺血性腦卒中的藥物,這個領域可治療的藥物有限,成為重磅炸彈的可能性非常大。

轉自:E藥經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