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布時間:2020/02/12作者:admin

新冠病毒傳染能力強,抗病毒藥物為啥還沒有?孫永昌這么解釋

       

      北京大學第三醫院呼吸與危重癥醫學科主任、主任醫師、教授,中華醫學會呼吸病學分會常委兼秘書長孫永昌近日就疫情熱點問題接受了線上采訪。他說,新冠病毒有兩個基因區域極易突變,導致其跨物種傳染能力很強。


      抗病毒藥物研發難度大臨床也需時間

       孫永昌說,冠狀病毒基因組中有兩個極易發生突變的區域,即編碼刺突蛋白和輔助蛋白的基因區域。由于冠狀病毒會嘗試與新的受體結合以逃避免疫反應,因此冠狀病毒在這兩個基因區域產生很多復制錯誤,而這會促進病毒演化,最終導致冠狀病毒由一個物種傳染給另一個物種的能力很強。

       孫永昌說,藥物研發本身就是一個耗時、耗力、耗金錢的過程,需要很高的經濟和人力的投入,特別是對抗病毒藥物而言。病毒永遠在進化之中,近20年的臨床經驗告訴我們,任何一個病毒到來,都是一種全新的病毒,初期是沒有辦法的。人類針對2003年的SARS以及2012的MESR病毒研發出的瑞德西韋,用于新冠肺炎或許有效,但是需要臨床試驗來明確。

       具體來說,病毒必須借助活的、有細胞結構的生物,才能夠進行自身的增殖。在給與抗病毒藥物治療時,會對宿主細胞產生殺傷作用,因此抗病毒藥物的研發相對于抗菌藥物明顯高了一個難度等級。藥物都是以病毒復制過程中的某個環節作為靶位,因此對不進行復制的潛伏病毒無效,例如皰疹病毒潛伏于神經節就可躲避藥物作用??共《舅幬锏淖饔冒悬c非常多,研發難度增加,真正落實到某個抗病毒藥物時,可供選擇的又非常少。

       孫永昌

       我國建立了呼吸道傳染病應對體系

       孫永昌說,SARS之后,我國建立了應對突發、新發呼吸道傳染病的制度、體系,在后來應對人感染禽流感、2009流感流行,都發揮了重要作用。

        通過SARS一戰,醫護人員具備了在有效防護的基礎上,戰勝新發呼吸道傳染病的業務能力和心理準備。同時認識到呼吸學科與危重癥醫學捆綁式發展的重要性,各級醫院陸續建立、完善了具備呼吸疾病診治和內科危重癥救治能力的學科體系-呼吸與危重癥醫學科,培養了一大批具有相應能力的醫療和護理人才。這樣的人才隊伍,成為今天阻擊新冠肺炎戰役的主力軍。


轉自:北晚新視覺網